别样清明 Different Qingming Festival

别样清明

一早就关注清明节,记得提醒自己不要疏忽了这个节日,自从父亲去世以后,这个节日又有特别的含义,我总可以在这一天放松地想一想父亲从前的往事吧,不管我在那里,我在干什么。

这是一个怀念的主题,那就是我们总应该有怀念的时间和地点吧,法侓把清明这天定为祭祖的节假日,真是时代进步的表现,不过,古人早就在清明祭祖了,只能说,我们把祭祖提高到了一定的位置上来,体现我们对此传统的尊重和重视,我们每个人,都从中受益于我们有法侓赋予的自由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祭祀先人,在感叹时代进步的同时,真不知道如何运用的好这份自由。

理由其一,父亲病逝前入住北京协和医院,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住院接受检查和正规治疗,之前他身体皮肤瘙痒,到处检查,寻医问药,被解惑为老年型皮肤瘙痒,以及过敏性湿疹,待因为急发肺炎送入医院以后,医生们查来查去,认定有癌症的可能,也认定有肺结核的可能,诸般可能皆有,就是明说生命危险了。在抢救中用了呼吸机, 可见肺功能之差,既然使用了呼吸机在危重病房,周六周日在堂堂的名牌医院居然没有医生查房。周六半夜一点值班护士通知我去医院外面的24小时药店取药,理由是医院的药房没有上班,而我没有通知护士准备好周日的用药,我拒绝了护士的要求,告诉她我和她之间没有这种告知义务。父亲去世以后,我查看了他们的医案记录,方知他们兢兢业业的工作,救死扶伤,帮病人捶背等等,可我的记忆中他们一次捶背也没有过。何况,还要我半夜到转过红绿灯的大街上去为医院买药,这种撒谎的技术,就像既要当裱子,又要立牌坊。

不能说他们施与的治疗是贴切的,因为在病人高热急救中他们甚至没有忙过来关心是否用了体外泻药,他们关心的是,是否入住IGU病房,并承当一日一万元的治疗费,而对治疗结果不置可否。

父亲去了,带着遗憾,一个属于他的时代并没有结束,我们有纪念的时间和地点了,纪念他活得精彩还是幸福?

理由其二,父亲去世后,我在痛苦中,告诉大哥,我想找侓师重新处理父亲的医案,协和医生的有些处理我不满意,大哥告诉我,做这些没有用处,即便是赢了,父亲的生命也是换不会来的。听了他的话,我无语了,我的终极目标是减少父亲的痛,而官司赢了,父亲还会痛,那这个官司有意义吗?

这一团理不清的情感纠缠我三年了,每年的清明,又盼又怕,盼望有一个法定的时间和地点让我怀念父亲,却害怕这种怀念并不可能解决当时出现的种种问题,我认为父亲临终是不幸的,越是怀念,越让我知道他的痛苦和不幸时无助的。某种意义上讲,我一年到头心灵里的清明多极了,绝不只是十天八天。

我们有怀念先人的自由,有对先人的情感追溯和反思的自由。清明节,希望无数的家庭可以告慰先人,我们会生活的一如既往的幸福,秉承先人一如既往的人格和价值观,坚强而不气馁地生存下去。

这个清明,我没有去到父亲的墓前,农历农历,我手边没有农历,电话询问朋友,才知道昨天是清明。这个中国人不该忘的日子,就这样悄悄的从我眼前春游的人群里溜走了。

清明让我离父亲距离最近,可这不是我所希望的。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Atheist Nexus to add comments!

Join Atheist Nexus

Comment by Selen on April 5, 2012 at 3:58am

Qingming Festival ,maybe Chingming Festival(by translation), is the special day for Chinese people to memorize their ancestors or passed away familly numbers. Father did not get proper treatment in hospital end of his life,this is what I showed such festival make me pain.

Support Atheist Nexus

Donate Today

Donate

 

Help Nexus When You Buy From Amazon

Amazon

AJY

 

© 2014   Atheist Nexus. All rights reserved. Admin: Richard Haynes.

Badges  |  Report an Issue  |  Terms of Service